【终宣+预售】米英多人合志《伊甸园》

北纬森林:

哈哈哈哈哈历经几个月终于做完啦~


本子信息


刊物名:伊甸园


原作:Axis powers ヘタリア


类型:米英砂糖本


规格:A5


价格:50rmb


字数:11w


页数:200p


特典:钥匙扣两款(单售8元一款,与本子捆绑5元一款)


场贩:妖都APO(C4哒汪)


寄售:魔都米英O


预售链接:戳我


!注意!!L为正文,m为正文加特典a款,xxl为正文加特典b款,s为正文加特典两款,xl为特典两款。请不要催发货,所有的订单会在四天内发货。因为参加妖都APO,支持在漫展里拿。将订单给我瞅一眼就好啦~


Staff


主催/排版/校对:扶九夏


文阵:Vivian/麦冬/司则亦/言水/彷萩/瑶/三杏/灵七/髅玖玖/溺爱/零间/音昭/诺亚/髅御枫/扶九夏


图阵:阿刻/打打/冉汐/四月/彼岸/跳坑先生


特典:四月


 


文风再试阅(不完全):


 


兽与蛇的赌注        文/髅御枫


白天和夜晚总是不一样,一个满是干净暖和的阳光,一个充斥着不安,恐惧,犯罪,还有淫糜。在美国最繁华的地区,隐匿着一处名流们放纵自己和发泄欲望,毒品交易和枪支贩卖都是习以为常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伪装者(disguier)


安静的玻璃门前停下一辆兰博基尼,流畅的车身在热辣的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波浪,车门被向上掀开,阿尔弗雷德叼着棒棒糖走了下来,鞋子敲打着地面,墨镜将他的刘海卡住露出光洁的额头,漏网之鱼的碎发就像融化滴落的太阳一样,伸手随意地把门推开,阿尔弗雷德直径走到吧台里属于他自己的专座坐下,拍下服务铃,让清脆的响声引起店里正在闲聊的“筹码”们的注意。


“哦——是小阿尔啊,又来光顾哥哥我的店?又是来找粗眉毛的?”弗朗西斯笑眯眯地拿出一个酒杯,调酒器里不知何时被装满了不同味道的酒精混合物,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甜美味道刺激神经,花哨地在空中翻转几圈,金属器身在手肘的空隙之间穿梭,调酒器里的冰块带着液体撞击在金属内壁中,翻腾着发出“啵咚”的声音。


“谁会有事无事来找那个粗眉毛啊。”阿尔弗雷德把棒棒糖咬在齿间含糊不清地回答,慢不经常地用蓝眼睛扫过店里,发现他的绿眼睛妖精不在之后,有些生孩子气地拿出棒棒糖夹在指尖里继续说,“你觉得英雄我会在意吗?”


口是心非的两个家伙。


弗朗西斯勾起唇角微笑,将调好的鸡尾酒推送到阿尔弗雷德面前,默默等着即将发生的一场斗争。


 


 


非对抗性矛盾        文/零间


现在照伦敦时间来说正值下昃时分。我们的美国先生,阿尔弗雷德•F.琼斯,正阖着眼睛一动不动躺在亚瑟•柯克兰家那老旧的沙发上。而此间屋子的主人却并不在招待这位自大洋彼岸远道而来的客人。正相反地,亚瑟•柯克兰独自出了门,徒扔下他的特殊伙伴兼恋人在家,连自己要去哪里都未曾向阿尔弗雷德提及。
    阿尔弗雷德一动不动,大概并不够正确。当然,于物理层面而言,这话简直不能更正确了。然而此刻,我们的阿尔弗的内心戏已然可谓是丰富之至了,其波澜壮阔浩浩汤汤,又怎可用一动不动来形容?阿尔弗雷德正努力地回忆着先前与亚瑟的谈话,企图追溯至那个引起亚瑟不快的句子。他的大脑快速运作,每想起一个句子就有如转过一个齿轮,咔嗒咔嗒碦啦碦啦。此台美国本土生产的机器机械效率高达99.9%。
    机器又停在某处不转了。


 


 


Outlaws of love.        文/司则亦


是我将他拖入得不到救赎的深渊,我的自以为是毁了一切。我们被逐出伊甸园门,在门首盘桓,不忍遽去。单单我一个人就够了,为什么还要加罪在他身上?绝望感流布我周身,丧钟响彻在耳旁。我回忆起罗莎对我说的话“上帝不会眷顾你们的。”如果相爱也是种罪名,那么给我一枪吧!没有什么比为爱而死更光荣的了。但阿尔弗雷德不同,他年轻,仅凭一个无意间的笑,就会有姑娘愿意为之倾倒。他应该有个家庭,名正言顺的妻子,他会成为一位好父亲。
    我再也受不了了!这些该死的念头。加州的温暖没必要为伦敦的潮湿驻足。他会有更好的…他值得更好的…。
    “弗雷德。”
    “我在。怎么了?你的语气听起来就像口开封的棺椁。”
他翻动书页的手指顿了几秒,侧过脑袋看着我。仿佛在等一个答案。答案吗?是死亡判决书。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那片无声的海域会在顷刻间变得波涛汹涌,将我吞噬。
    天知道挤出这句话有多难,但我必须说。我是始作俑者,我不能…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   “我们…我们…”
   “嗯?”
   “分手吧。”


 


 


Sunset & Daybreak        文/瑶


这里是学生会所属的楼层。处于校舍五楼,明明最接近天际,却依然黯淡无光。即使无人看守,仍旧让人不由自主地屏息噤声。


——然而,却有一人带来了光芒,带来了韵律。


阿尔弗雷德在鼻间哼唱着一首无名小曲,转入走廊。散碎的旋律跟着微尘懒洋洋地浮在空中,皮鞋轻敲在地板上,步伐悠闲。


青年穿着那身沾了污渍、衣领皱折的校服,衣袖也被随意卷起,半拉到手臂上。他摩拳擦掌——他已经有多久没碰过篮球了呢?过去半年,每次他的五指记起篮球上粗糙凹凸的触感,耳窝里浮起篮球与球场撞击回荡的声音,他整个心胸就似被小虫啃咬一样,焦躁难耐。


正想三步并两步迈向运动器材保管室之际,某扇门屝之后,却传出了几声咳嗽。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,几乎站不稳脚步。咳嗽声是从那间房里传出来的——啊,是学生会会长办公室呢。他不禁止住脚步,把鞋尖移向了桃木门屝。明明不是要做甚么坏事,他却只敢从门缝中偷偷窥看——


一头淡金色的短发,搁在纯白洁净的衣袖上,彷佛那就是让他稍作休息的一片云絮。也许是手臂下压着的文件依然在梦中缠绕,他的眉毛不时轻皱,然后发出几声沙哑的咳嗽。


——那是亚瑟‧柯克兰。更难得的是,犹如棉羊一般,毫无防范的亚瑟‧柯克兰。


挑起眉,稍稍睁大双眼,阿尔弗雷德弯着身子,偷偷推开了门扉——


 


 


America's Sweetheart        文/麦冬


阿尔弗雷德早该注意到今天会是个不幸的日子的。


他今天早上刮胡子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脸,打领带的时候不知为何系成了死结,穿鞋子的时候身体没站稳结果鼻子撞上了墙,出门的时候邻居家向来跟他玩得很好的狗冲着他狂吠。


然而阿尔弗雷德从来都不信自己的东方朋友关于运势的那一套说法,他只是觉得这些倒霉事只是集中在了一起发生,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天都会是好运气——乐观向上可是美国精神最重要的一部分,不是吗?对他来说,这种程度的不幸还不如昨天和某个英国的老古董吵一架让他心烦。


在走到会议室所在的大楼时,他一眼就看见了正慢吞吞地走着的王耀,尽管对方最近愈发强大的力量让他有些忌惮,可也正因如此他也需要和对方搞好关系。所以在确认自己脸上带上了标准的美国式灿烂微笑后,他快步走过去轻轻——以他的角度来说的确是最轻的力道了——地拍了一下对方的背,身材娇小的东方人往前踉跄了几步。


很好!他在自己心里竖了个大拇指:这动作比较随意但是又不会太过亲切。


看上去有些恼怒的王耀转过身来,却在见到阿尔弗雷德的瞬间收敛了怒火,露出了带着些温柔的微笑。


……这反应好像有哪里不太对?



在LOFTER转发、点小蓝手、小红心的姑娘们中间抽五位送全套(正文+特典)!『不包邮』

评论
热度(85)
  1. 碎玻璃片北纬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请多指教——!【鞠躬】和自己喜欢了有一年的司则亦太太参了同一个本感觉非常诚惶诚恐(。 北纬森林:
  2. 挖个坑跳了北纬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疯子髅玖玖北纬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挖个坑跳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